蝴蝶安安短篇玄幻小说《魔书》

蝴蝶安安2017 2021-12-20 10:41:58 70人围观

  
  【引子】
  本是一介书生,却被迫投笔从戎,自古有杀人之刀剑,但他的武器确是一本书。
  浩然之气永长存,字里行间断生死;
  一页古书藏心中,人间妖魔尽汗颜。
  然而,一念成魔,屠尽四方,天地失色。
  情到深处终自误,万古苍生如草芥;
  弥留之际终悔悟,再回头已百年身。
  魔书现世,群雄并起,你争我夺,生灵涂炭。
  然而,魔书终是死物,亦正亦邪,皆在使用之人。
  天意使然,造化弄人,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
  少年易阆,赶考之际,偶得至宝,为救苍生,决然退出仕途,踏入江湖。从此快意恩仇,除魔卫道……
  【一】
  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。
  易阆是一名书生,从小到大,一直都伴随着青灯古佛,勤学苦读,他唯一的理想就是考取功名,脱贫致富。
  易阆的世界很小,他没有太多的朋友,就连养育之恩的父母,早在几年前撒手人寰。
  终于要上京赶考了,易阆的心情无比激动,他怀揣着仅剩不多的银钱,一路上风餐露宿,风尘仆仆。
  这一天,易阆寄宿在一间破庙里面,由于是夏天,一阵阵微风吹打着窗棂,显得无比清凉,就在易阆半睡半醒之间,突然,一声呻吟传来,并且伴随着婆婆娑娑的脚步声,紧接着便听到“蓬”一声,仿佛重物落地。
  易阆赶忙起身,他蹑手蹑脚出了破庙,循着先前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,隐约中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躺在草丛中。
  易阆小心翼翼的靠近,这时,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。
  “救我!”接着便没了声音。
  易阆明显听到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说实话,除了自己的母亲,易阆的生命中真的没有其他的女性。
  易阆咬了咬牙,遂抱起这个满身血污的女子,再一次回到了破庙里面。然而,易阆根本无从下手。
  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  易阆赶忙拿出自己的水壶,搀扶起女子,将水喂到她嘴边。
  喝了一点水之后,这女子明显稳定了许多。
  “我恐怕……不行了……恳请公子……一定要帮我救救……我妹妹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”说着便从背上解下一个满是血污的包袱,交到易阆手上。
  “我叫青鸾……妹妹名叫青凤……被天鹰的人抓走了……咳……咳……我的家人……也全遭屠害……”
  “这本书……你一定……一定要……保护好……它……玉佩……玉佩……逃……”
  听着女子断断续续,语无伦次的话语,易阆突然感觉到女子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,再也没了声音。但他明显听懂了女子最后的意思,无非就是让他拿着这个包袱逃跑,然后再伺机救她的妹妹!
  易阆一时之间显得不知所措,突然,外面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他赶忙起身,准备夺门而逃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,情急之下,转身便躲到了佛像后面。
  “在这里!”这时便闯进来三个蒙面大汉,其中一个上前查看了一下。
  “人已死,东西没在身上!”
  “撤!”胡乱查看了下四周,其中一个大汉便做了一个后撤的手势。
  片刻之后,易阆听着人已走远,便从佛像后面闪了出来,他将女子尸体搬到墙角,然后用稻草覆盖了起来,之后便对女子作了一揖。
  “情况紧急,他日定当厚葬!”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  【二】
  看着包袱里的东西,易阆傻眼了,包袱里除了银两和一套女人穿的衣服外,还有一本黑皮书,一个玉佩,别的不说,光是银两就有好几锭,够易阆花几辈子了。
  易阆拿起玉佩看了看,只见上面刻着一个“鸾”字,最后他才拿起了那本黑皮书。
  拿到手上,一股沧桑之感传来,这本不起眼的书,突然之间金黄乍现,将易阆整个人笼罩了起来。
  恍惚间,易阆感觉自己进去了一个神秘的空间,紧接着几段沧桑的话语传来。
  “吾乃孟玄,在生之年,因爱生恨,屠尽苍生,犯下大错!”
  “吾苦等万年,终于盼到了有缘之人,希望你能将吾意志传承,继承永泽之书。”
  “吾早已生死,弥留之际,将一道意念残存于此书,吾有一段口诀,名曰:永泽,你且谨记!”
  “天地初开,宇宙洪荒……”
  “吾去也!”
  通过断断续续的话语,易阆终于知道此书的来历。
  原来早在万年之前,正魔大战,本是正道玄院第一人孟玄因爱人的背叛,一夜成魔,转入魔道,屠尽天下,无人能及,而作为正道浩然之永泽天书,也成了人人谈及色变的魔书。
  永泽天书,并不是人人能够御之,首先必须要有浩然之气之人,其次便是口诀。
  误打误撞之下,易阆成了永泽天书唯一的继承者。
  原来青鸾之所以被人追杀,原因正是由于永泽天书,后世之人称之为魔书,自古以来,魔书现世,伴随着魔道复出,天下必将大乱。
  此刻的易阆,心情无比复杂,然而最终他还是决定放弃赶考,继承魔书,除魔卫道。
  易阆始终无法忘记青鸾临死前的求助,他暗暗下定决心,无论刀山火海,一定要救出青凤。
  【三】
  经过几天的明察暗访,易阆终于搞清楚了天鹰帮的聚集之处。
  这天夜晚,易阆换了一身劲装,一个人悄悄潜入了天鹰之地。
  真可谓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,天鹰竟然将窝点设立在城南军队驻地旁边,当然谁又敢肯定兵匪不是一窝呢?
  值得庆幸的是天鹰帮的窝点并没有太多的人在,外面有三三两两的天鹰帮众在巡视,说是巡视,其实是在聊天,不费吹灰之力,易阆便潜了进去。
  有银子果然靠谱,通过百晓生给的信息,易阆很快便找到了关押人质的地方,准确来说,是两间破屋,易阆蹑手蹑脚来到屋子跟前,透过门缝,影影约约只见屋子里面关了十几号人,易阆本来就不认识青凤,再加上黑灯瞎火的。
  “青凤啊,青凤,你倒是给我给信息嘛!管他呢,既然来了,就全部放掉吧!”易阆一边寻思,一边抓起门上的大锁。
  “天地初开,宇宙洪荒……开!”
  一阵金光闪过,“吧嗒”一声,锁子应声而开。
  “快走!我去引开这些贼人!出去先躲到树林里……”打开房门,告诫了一句,易阆便选择了一个方向,一路疾奔而去。
  “仓库失火了,快救火……”不知谁喊了一句,天鹰帮一众人皆向仓库方向奔去。
  ……
  “调虎离山,中计了,笨蛋……”
  【四】
  来到约好的树林,遣散了之前救出的众人,只见一女子迟迟不肯离去。
  “多谢恩人搭救,小女子青凤,恳请恩人能帮我救救家姐,此生无以为报,愿做牛做马……”
  “敢问你家姐姐是否名叫青鸾?”易阆从怀里掏出那个刻有“鸾”字的玉佩,随手递给了青凤。
  “嗯!”说着便也掏出了一个与之一模一样的玉佩,不过上面却刻着一个“凤”字。
  “你见过姐姐了,是她让你来救我的吗?”
  “你姐姐已经葬身在了贼人手里,还请节哀!”易阆将之前发生的情况告知了青凤,只是魔书之事却只字未提。
  “姐姐!”听着易阆的诉说,女子早已哭成了泪人。
  “我要报仇,我要报仇!”
  “若不嫌弃,暂时就跟着我吧!报仇之事,当从长计议。”
  黄昏,天际,两道身影被越拉越长,男的俊逸,女的秀美,两人正是易阆和青凤。
  短短数日,两人已将天鹰帮连根拔起,说是两人,其实,都是易阆的杰作。自从有了魔书,易阆手上便没有一合之数。
  北方,魔人横行作乱,无数城池皆被魔人占据,无数生灵成了魔人的粮食。
  “决定要走吗?”
  “嗯!”
  “带我一起走吧!”
  “不行,此行太过危险……如果我能平安回来,定当娶你为妻!”
  “五年,等我五年,如果我还未归来,你就把我忘了吧!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我相信你一定会平安归来,我会一直等你!”
  “一年不来,我便等你一年;十年不来,我便等你十年;一辈子不来,我便等你一辈子……”
  【五】
  日升月落,四季轮回,转眼就是两年,易阆之名早已传遍江湖,魔书一出,无人能及,正魔两道无不闻风丧胆。
  然而,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”易阆不曾想到的是,一张无形的大网早已铺开。
  这是一个叫做噬魂崖的地方,这里常年弥漫着氤氲的雾气,看上去死气沉沉。
  易阆是接到昆仑天盟的通知,让其先与魔人周旋,据说这里有数股魔人聚集,江湖正派正在集结人马赶来。
  来到噬魂崖,易阆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。由于暂时还没有遇见魔人,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搜索着。
  突然,一段悠扬的琴声传入了易阆的耳中,易阆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,眼皮不自觉的开始打架。
  易阆知道这琴音的主人,正是正道十二乐坊的坊主慕音音。看来正道是想要他死了。
  “不好!”易阆感觉到一整不安,他连忙祭起魔书,企图护住心神。
  “天地出开,宇宙洪荒……聚!”无论易阆怎样施法,魔书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。看来这弥漫的雾气正好成了魔术的克星。
  “只能靠自己了!”易阆用双手捂住耳朵,可是那琴声却无孔不入,搞的易阆心烦意乱,气血乱涌。他拼命朝着迷雾深处走去。
  ……
  噬魂崖前,聚集了大队人马,为首的正是昆仑天盟盟主范青华。
  “该死!这个易阆竟然反其道而行之!看来我们要进去找了,必须得到魔书!”范青华对着众人说道。
  他们并不知道,魔书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。
  “天亡我也!”易阆好不容易穿过迷雾,却发现一道万丈深渊挡在了自己面前。
  “哼!这些伪君子。”这时,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传入易阆耳中,身后顿时出现了数股影影绰绰的人群。
  “看!他在那里。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这些人皆向这边聚集而来。
  “易阆!交出魔书,我等便放你一条生路!”范青华望向易阆,大声喊道。
  “哈哈哈!”易阆一阵狂战,随即说道:“魔人当道,你们这些自诩正派人士不去消灭魔人,却在这里大言不惭,劳师动众来抢我魔书,真是可笑至极!想要魔书,你们痴心妄想!”说着,易阆便慢慢向着悬崖方向退去。
  “不要冲动,有话好说!”看着易阆的举动,范青华顿时急了。
  “笑话!”易阆不为所动。他已下定决心,绝不让这帮伪君子阴谋得成,只是他心里有所牵挂。
  “青凤,下辈子再见吧!”易阆默默念了一句,便纵身跳进了这万丈深渊。
  ……
  【六】
  三年来,江湖正派接连被灭,昆仑天盟也被迫解散,就连与世无争的十二乐坊也惨遭灭门。无人知道是何人所为,因为所有被灭的之地,无一活口,江湖正派人人自危,魔道乘虚而入,生灵涂炭。
  ……
  即使我化身成魔,我一定会在相识的地方来找你。
  时值秋日,黄叶飘零,有一黑袍人静静地站在这片树林,任凭落叶敲打着他的发丝。
  “青凤,你还好吗?”这一黑袍人,正是易阆。
  自从那日坠崖,易阆侥幸未死,只是崖间碎石刮花了他的脸,一念成魔。
  “什么是正,什么是魔?”易阆不断地问自己,这三年来,易阆恨意滔天,四处杀戮。
  此时的易阆,心中仅有一片明镜,那就是青凤。
  ……
  “一年未归,我便等你一年,十年未归,我便等你十年。”五年来,青凤每天都要在二人曾经分别的地方站立良久,她多么希望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,将她拥入怀里。
  “青凤!”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了青凤的耳朵。青凤蓦然回首,只见一个黑袍人站立在她的身后。
  “你是谁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青凤带着疑惑看着这个黑袍人。
  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我只想告诉你,以后别再等了,你等待的那个人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,忘了他吧!”说完,黑袍人便转身离开。
  “我不信,我不信!他一定会来!一定会出现。”听着青凤撕心裂肺的声音,易阆脚步顿了顿,然而,最终他还是没有留下来。
  “是他!”看着远远离开的黑袍人,青凤感觉到一种熟悉。
  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视而不见?”青凤哭喊着。
  ……
  【七】
  江湖终于平静了下来,魔人也悄无声息的退走了,没有人知道原因。
  魔书,再也没有出现。
  在那片寂静的树林里,多了两间茅草屋。
  一男一女静静地依偎在一起。
  “虽然看不见,但你永远在我心里!”
  “有时候,看见的往往不是真相……”

  

发表评论
用户反馈
客户端